政治病毒为害甚于冠状病毒

  “政治病毒”,是为了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在冠状病毒课题上刻意歪曲或扭曲事实,虚构故事,制造阴谋论,或是污名化他人的政治现象。

  谁也没想到冠病会在迅速蔓延全球之余,也在国际上引发政治病毒的大流行,致使很多人既被病毒感染,也成了病毒散播者。当中有不少是政治人物和媒体人。比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被中国人封为散播政治病毒的“头号病人”。

冠病疫情与制度之争的谬误

  2019冠状病毒疾病在全球的扩散,和各国政府抗疫成绩的巨大差异,引发了新一波中西制度之争。

  先是西方媒体批评和指责中国的制度,认为是中国的“专制”制度,造成了地方政府对病毒信息的隐瞒,才导致后来的大规模扩散;很多西方媒体也认为冠状病毒是中共的“切尔诺贝利事件”,最终会导致中共的垮台。等到中国成功有效地控制住病毒的扩散,严防病毒再次回来,同时不仅恢复经济,而且向世界各国提供医疗救助物品,轮到中国媒体批评和指责西方体制。

  令人惊奇的是,和西方媒体一样,中国媒体也强调体制的作用,认为西方政府抗疫不力是因为西方的民主体制;而中国政府成功抗疫则是因为中国的“举国体制”之故。

从“不信邪”到海盗式抢口罩

  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迅速传播,让很多政府因为无法应对或进退失据而大出洋相。名列榜首的应数美国,尤其是总统特朗普本人。因为他的“不信邪”,藐视科学和狂妄自大,致使美国延误了大好的防范时机。现在“疫”发不可收拾,成了全世界的“震中”,染病和死亡人数与日俱增。

  美国许多病患的处境令人同情,尤其是疫情最为严重的纽约州(这个州属于民主党),医院人手不足,医疗设备匮缺,州长一再发出求助呼吁,但都得不到足够的援助。时至今日,纽约仍然是美国疫情的震中,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占全国首位。

一“疫”知秋

  冠状病毒疫情对各国政治经济和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可以从四方面来讨论。

  一是疫情从东向西发展。虽然仍有反复的可能,但中国疫情已经大体受控。

  特朗普日前称美国在一两个月内进行140万和500万次检测,由于一些人必须多次检测才能确诊,而目前被检测人口比率低,估计实际病患人数比已确诊的10万人要多;而且疫情高峰远未到来,冠病疫情对美国冲击会大于其他国家。

戴口罩、外籍人士与一视同仁

  在中国国内防控疫情的“弦”仍紧绷的情况下,陕西西安出现外籍男子不戴口罩、又抗拒防控管理的消息,或多或少会影响民众心理,进而不排除会使“厌外氛围”潜滋暗长——至少网络上会如此。

  此事发生于3月29日。有目击者说,当时一位外籍男子要进入陕西省西安市南飞鸿广场,因为没戴口罩被楼管拦下。按照当地警方后来说法,他其实是要进入租住小区。他应该在出门时未戴口罩,物业人员并未劝阻或提醒;而在他回租住地时,物业人员却加以阻拦(或许在他外出期间大门口换人了)。

不忘却过往更希冀未来

  寒冬刚过,清明已至。

  今年的春天格外漫长。一场看不见硝烟、听不见炮声的特殊战斗意外打响,安宁祥和的生活被突然打破,人们被迫全民迎战、举国出征,布阵国家防线,筑起城乡屏障,捍卫家庭堡垒。

  夺命的病毒面前,是部署周密的应急大作战,是气壮山河的生命大救援,是团结互助的全民大动员……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一曲生命的赞歌在祖国大地回荡、在人们心中回响。

“口罩制造” 疯狂之后怎么办?

  中国在疫情下意外红火的行业,莫过于“口罩制造”。

  来自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8日,中国共有4万7000家经营范围包括口罩且在正常经营的企业,其中有8950家是在1月25日疫情开始暴发后新增的。

  市场是资源配置的决定因素。疫情暴发之初,口罩市场严重供应不足,一度出现疯抢的局面。精明的商家瞧准了这一商机,紧急启动口罩生产。

我们需要一场新的启蒙运动

  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爱特伍的《末世男女》,讲述一个神秘病毒摧毁人类文明之后的世界,主人翁雪人(吉米)一边在末世求存,一边回忆从前。

  小说2003年刚出版的时候,正好SARS疫情爆发,反响很大;后来爱特伍又继续写了续篇,完成三部曲,据说目前正在改拍成电影。

救人者不问动机

  《慕尼黑信使报》以《意大利之痛、欧洲之失、中国之机遇》为题,刊发总编社论指出,这场疫情的吊诡之处在于,偏偏是最初企图隐瞒造成疫情扩散的中国,到头来可能成为赢家,而输家则注定是欧洲。

  欧洲各国拒绝为绝望的意大利人提供帮助,这种状态持续了太久。老年人不断去世的意大利,被欧洲抛弃。邻国匆忙地关闭了边界,却不向意大利输送援助物资或者医疗队。现在,这种局面逐渐发生了改变,已经有部分意大利重症病人被转送往德国的医院。可是,这发生在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宣传行动之后:这两个国家,都以很高的姿态 (以及更深远的算计) 向意大利派遣了医疗队、输送了援助物资。

冠病大流行揭示全球化脆弱性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冠状病毒疾病的疫情已经全球大流行。冠病全球大流行揭示了全球化的脆弱性,既表现为全球化使传染病得以迅速传播,也表现为各国更容易受供应链中断影响导致本国企业停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