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病毒为害甚于冠状病毒

2020-05-13 Views 美国 | 疫情 | 新冠病毒1876字7 min read

  “政治病毒”,是为了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在冠状病毒课题上刻意歪曲或扭曲事实,虚构故事,制造阴谋论,或是污名化他人的政治现象。

  谁也没想到冠病会在迅速蔓延全球之余,也在国际上引发政治病毒的大流行,致使很多人既被病毒感染,也成了病毒散播者。当中有不少是政治人物和媒体人。比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被中国人封为散播政治病毒的“头号病人”。

  其实,这个封号更适合颁给蓬佩奥的老板特朗普总统。几个月下来,特朗普对疫情的处理,用前总统奥巴马的话说是一团糟。但他丝毫没有负起任何责任的意思,反倒认为自己样样第一,是美国史上最能干的总统。因此,他把一切管控疫情不力的责任都推给别人,在国内推给民主党人,在国外则是甩锅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

  蓬佩奥不过是特朗普在国际上的传声筒和扩音机。他所做的就是把老板的声音放大。正所谓人臣各为其主,古人就这么说:桀犬吠尧,尧非不仁,犬固吠非其主也。蓬佩奥无非是忠于自己的白宫主人,并风尘仆仆为他奔走效力而已。

  当疫情还局限在中国的阶段,特朗普其实不只一次公开赞许北京对疫情的有效管控,但没料到两个月后美国本身疫情开始大暴发,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情急之下他马上变脸攻击中国,指北京隐瞒疫情、武汉的病毒研究所泄漏病毒等等,并扬言要追究责任和索取赔偿。同时,他也切断给世界卫生组织的捐款,指责世卫偏袒中国。最近,他又指称北京正想尽办法,要使他无法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连任。

  特、蓬君臣二人明显感染了政治病毒,同时也不断地在国内和国际上散播这一病毒。其结果是,在国内加剧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分裂,彼此先是为防疫物资短缺和分配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继而又在是否应该解封课题上意见相左。白宫延误管控疫情的时机,也导致美国的染病者和病死者都排在世界第一位。

  在国际上,政治病毒散播的后果更是多方面的:一是,美国进一步脱群,暂停资助世卫组织,反对和世卫有关的或提及世卫名称的各个联合国决议案,破坏世界在防疫上的多边合作机制,世界各国也因此无法站在同一条抗疫线上。二是,与中国的恶斗同样加剧,进一步损坏中美双边关系。三是,挑起中美两国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和种族主义仇恨。歧视黄皮肤的中国人和亚洲人的事件,不断在欧美和澳大利亚等地发生,部分中国人将之联系到120年前辛丑条约和庚子赔款的历史伤痕。四是,拉帮结派,把其他国家拉下水,要它们一起向中国追责,组织独立调查团到武汉调查病毒来源,好些政治地位不是很稳固的政客因此也跟着起舞,在更大范围内破坏国际关系。

  除了政治人物,美国的媒体工作者也有好些感染了政治病毒。比如,《华尔街日报》专栏作者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给中国扣了一顶“亚洲病夫”的帽子;《纽约时报》称现在的中国“有如中世纪的欧洲”;媒体大亨默多克集团旗下的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更是天天在给特朗普摇旗呐喊,当然也成了政治病毒的主要传播媒介。

  但比福克斯新闻台传播力更厉害的是社交媒体。政治病毒侵入网络并借由网络散播,应是史无前例的现象。互联网是个无政府的世界,任何个人、团体、组织、政府都在利用网络平台传播各种各样的信息,有真的,有假的,有真假参半的,有扭曲事实的,有断章取义的,有挑拨离间的,有煽动情绪的,不一而足。

  更要命的是,现在大多数人已经形成只是依赖智能手机获取信息的习惯,却又不懂得辨别信息是真伪,很多人因此都在不知不觉间感染了来自网络的政治病毒。现代人几乎个个沉迷于网络,特别是各个社交媒体平台。因此出现了所谓的“眼球经济”(Attention Economy,或译注意力经济)。

  毫无疑问,黑天鹅似的冠病疫情,立即成为眼球经济业者抢夺的对象,形成冠病信息的大爆炸。当中就夹杂着多不胜数含有政治病毒的虚假信息。今年2月15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安全会议上的讲话时,形容这是“谣言疫情”(infodemic)。他说:我们抗击的不只是流行病,我们还在抗击“谣言疫情”。假新闻比这一病毒传播更快、更容易,同样危险。

  应该说是更加危险。因为,冠状病毒毒害的是人的身体,政治病毒荼毒的则是人的头脑和心灵。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已有400多万人感染冠病,死者则已超过28万。这些是各地有统计的数字,没在统计中的还不知有多少。冠状病毒戕害人命,摧毁经济,令人痛心。但疫情终究会过去,疫苗可能会出现,多数病人也会恢复健康。

  但是,政治病毒的贻害更大。因为,首先是染上这种病毒的人,思维会扭曲,心理会失衡,偏见会固化,原始的种族情绪和敏感的宗教情绪会抬头。这是无药可救的。其次,它感染的人可能远比冠病来得多,可能是一个国家的大部分人口。

  比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不久前公布的调查,1000个受访的普通美国人中,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比率占66%,其中有些负面和非常负面各占一半,达到了历史高点。这种心理芥蒂的存在,显示中美两大经济体很难重修旧好,而世界的和平合作前景也因此变得更加黯淡。

  世界上没有一个社会对政治病毒有免疫力,新加坡也不例外。冠病在我国出现后,政治病毒也接踵而至,各种排外言论、种族主义言论也相继在社交媒体上出现。政治病毒排山倒海似涌入手机朋友圈群组四处散播,有多少人已经受到感染不得而知,可知的是要清除这个病毒,肯定比冠病更难。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