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带货,3小时销售额破1.1亿,我却啥也没买

2020-04-02 Views 罗永浩 | 直播 | 抖音 | 带货2461字9 min read

  4月1日晚,虽然是愚人节,但“老罗”罗永浩在抖音的带货直播确确实实在8点准时开播了。等等,说好的再次定义8点钟呢?

  说起罗永浩的“相声”,各种“名场面”还是历历在目,理解万岁、你吵到我用TNT了……每次都有让网友们津津乐道的地方。

  这一次也不例外,在短短的3小时直播当中,老罗凭借它超高的语言能力“带”了23款商品,卖了91万+,交易总额超过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比起李佳琦、薇娅这些带货界的“泰斗”,老罗一点也不差。

  老罗是带货界新人吗?在我看来,老罗甚至可以成为带货界的“祖师爷”,去过锤子手机发布会的人大多都有这种感觉,很多人不是为了手机来的,而是为了老罗来的。

  用老罗在手机界创造的词来讲,过去老罗发布会放在今天,就是“Almost”带货。

  发布会,就是一种“带货”方式,只不过以前2小时带一款商品,还需要付出场地、人力、灯光、等等,得益于移动互联网发达,现在一间小房间、一台手机,3个小时就带来91万+销量。被称为“风口”不无道理。

  老罗擅长讲相声,可以把一个东西说得很棒,很全面。让你不知不觉中听了就想买。鲨纹科技2个多小时的发布会足见老罗功底,一个材质,没有产品,就吹了2个多小时。

  很残酷的一件事是,货不是“带”来的,而是自己卖出去的。即使是老罗这样十八般武艺的人,也有带不来的货。以Sharklet这个材质为例为例,现在能买到的商品,搜遍某宝只能看到一款手机壳,至于评价嘛……就不说了。很显然,即使是老罗这样十八般武艺的人,也有带不来的货。很显然问题出在货身上,不在老罗身上。

  说实话,货才是重点。根据中消协最新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有将近37.3%的用户在进行直播购物的时候遇到了消费问题,这个比例说实话还不算小。报告中,有44.1%的用户表示冲动消费比较严重。根据统计,25.7%的用户表示维权没有法律文件约束(发票),24.2%的用户表示客服或者售后服务差,甚至还有22.7%用户表示维权根本找不到客服与经营者。调查发现,有20.7%的用户表示存在假货问题。

  中消协这份报告刚刚发出没多久,老罗就在个人微博转发了相关的新闻,表示直播购物的从业人员需要高度自律,不要辜负粉丝们的信任。说明老罗对这样的现象深恶痛绝,毕竟败坏了整个行业,作为从业者的老罗也自然受到影响。

  而老罗这次为了产品质量,在选品标准上有着自己三项关键的考核指标,分别是品牌、性价比以及新奇特。只选择优秀的品牌,不只是看品牌的知名程度,更重要的是看是否值得这样的美誉度,同时也在保证品质的情况下,为用户争取到更加优惠的价格。

  纵然谨慎如老罗,这次选品方面还是有点“翻车”。比如罗永浩直播商品销售榜第一名的信良记麻辣小龙虾,直播期间一共售出了约155000份。天眼查风险数据显示,2019年10月,因广告主发布使用虚构、伪造或者无法验证的科研成果、统计资料、调查结果、文摘、引用语等信息作证明材料的虚假广告,信良记被北京市密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900元。

  另外,企查查显示,欧莱雅行政处罚包含多条,今年 1月还因为对商品解释不明确被罚款4万元;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也曾因虚假宣传,欺骗和误导消费者被罚款6000元。这些品牌都出现在了老罗的“带货”首秀当中。

  本来直播前还宣称“来交个朋友”,结果好几个产品厂商在近期都有不良历史,选品团队要长点心了。今晚直播小龙虾以155000份,按每份1.8公斤算,已售出了27.9万公斤,也就是279吨小龙虾,销售额接近2000万,佣金20%都能挣差不多400万了。

  像老罗这样的顶级流量人物,必然会在选品上慎之又慎。因为货不好,对老罗是会起反作用的。

  老罗决定要直播前说了一番话:“起初我认为它是零和游戏,不创造任何新的价值,但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调研报告之后,我决定做电商直播了。”

  关于老罗说的“招商证券的调研报告”,我们找到一段话,就是关于红人效应带动成为热门话题,而在4月1日晚上直播之前的预热海报与微博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老罗也自称是“硕果仅存的中国第一代网红”。显然,老罗也是利用了红人效应进行精准营销。

  1、从抖音站外来讲,罗永浩拥有相当多的粉丝,来自极光大数据的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11月时候,锤子产品当中,男性用户占比高达84.63%,而女性用户占比15.37%。锤子手机用户年龄在25岁及以下的占29.93%,26-35岁用户的占比达到61.72%,8.35%的用户年龄在35岁及以上;

  2、从抖音站内来讲,根据抖音直播大厅的数据,男性用户也高达80.5%,女性用户为19.5%。其中26岁以下的用户占有26.9%,26-32岁为47.5%,33-39岁为16.0%,40-46岁为5.9%;

  显然,有不少站外原本关注老罗的用户,今晚涌进了抖音看直播,甚至有不少用户是第一次看电商直播,因为老罗而来。这次老罗带货的产品,面对了用户画像精准优化,果然就像之前预告所说“不卖口红”,但有很多这个用户群体关注的产品,从手机、智能家电,办公用品到肥宅喜欢的零食都有。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老罗的直播阵容也非常强大,甚至请来了带货商品所属公司的总裁级别高层,在直播现场背书,给消费者放心的保证。这些客串直播的嘉宾当中,一部分人也是微博当中的网红,因为自身属性会引流更多粉丝去观看老罗的直播,这是一般带货主播不具备的优势。

  总而言之,老罗是一个自带流量的人,同时也是对合作方有高要求的人,即便如此还是选品“翻车了”,那么一些不带流量,对选品的要求还会这么高吗?显然不会。

  回到正题,我还没说这次直播中我“一毛不拔”的原因。不买东西不是因为前面那些对直播带货的担忧,无论是老罗还是供货商,都是诚意十足的。不买只有很简单的两点:买不到、穷。

  买不到是因为老罗的带货能力实在强,往往商品链接一出,库存就被秒光了,不够手快根本买不到。

  穷,相信许多小年轻都有这样的烦恼。老罗在直播中卖的东西都不贵,9块9十支的笔、88代100元的心意卡、119三盒的小龙虾,价格还好,但没有预告那般令人想下手去抢的冲动。更多的感觉是,不为所动。

  除了9块9十支的笔,绝大多数优惠都不需要在老罗的带货中入手。以88代100元的心意卡来说,如果你不是特别在意上面的联名“罗永浩”,某鱼8折的代下单可以帮你省下更多。

  至于小龙虾,去沃尔玛、麦德龙、永旺这些大超市的冰柜看看,价格可能会更劲爆。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穷。

  至于手机、扫地机、投影仪什么的...别说是看直播会买,可能想买的时候也要摆在购物车思考几天。

  不过,在看完直播之后,我发现了新世界。英国作家王尔德所说,“身在井隅,心向璀璨”。

  大家在关注老罗带的货的同时,不知道有没有关注到左上角这个小小的数字。

  截止到直播结束,这个数字已经到了3632.7万。以抖音的分成规则,1抖币=1音浪,10音浪=1元,10000音浪=1000元。换言之,光是直播的收入,“罗永浩”这个抖音帐号就收入363万,在180分钟的时间内。贫穷的我看到了希望,直播带货是真的很赚钱。

  直播的最后,老罗在82万网友面前刮掉了标志性的胡子。以罗永浩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给这次直播一个“奇怪”的结束。

  伴随徐徐播放的《卡农》,老罗的胡子刮了,爷的青春也结束了。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