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一场新的启蒙运动

  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爱特伍的《末世男女》,讲述一个神秘病毒摧毁人类文明之后的世界,主人翁雪人(吉米)一边在末世求存,一边回忆从前。

  小说2003年刚出版的时候,正好SARS疫情爆发,反响很大;后来爱特伍又继续写了续篇,完成三部曲,据说目前正在改拍成电影。

救人者不问动机

  《慕尼黑信使报》以《意大利之痛、欧洲之失、中国之机遇》为题,刊发总编社论指出,这场疫情的吊诡之处在于,偏偏是最初企图隐瞒造成疫情扩散的中国,到头来可能成为赢家,而输家则注定是欧洲。

  欧洲各国拒绝为绝望的意大利人提供帮助,这种状态持续了太久。老年人不断去世的意大利,被欧洲抛弃。邻国匆忙地关闭了边界,却不向意大利输送援助物资或者医疗队。现在,这种局面逐渐发生了改变,已经有部分意大利重症病人被转送往德国的医院。可是,这发生在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宣传行动之后:这两个国家,都以很高的姿态 (以及更深远的算计) 向意大利派遣了医疗队、输送了援助物资。

冠病大流行揭示全球化脆弱性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冠状病毒疾病的疫情已经全球大流行。冠病全球大流行揭示了全球化的脆弱性,既表现为全球化使传染病得以迅速传播,也表现为各国更容易受供应链中断影响导致本国企业停产。

官员在抗疫中其实只有两种做派

  疫情斐然,全国乃至全世界抗疫,我国治疗效果明显,各级干部身先士卒,积极应对。14亿人口戴上口罩,众人一心,看似都在抗疫,但在抗疫中的干部中,只有两种做派。

冠状病毒叫人类要谦卑

  看不见摸不着的2019冠状病毒,只用了不到三个月时间就征服了整个地球。人类除了采取各种防堵措施,设法延缓疫情传播之外,几乎束手无策,既没有解药,也还无法在短时间内制造出疫苗。全世界已有30多万确诊病例,在疫情重灾区的欧洲,意大利的染病者是以每天六七百人的速度死亡。

  这个时候,任你有飞天登月的技术,任你有超级强国的权势和军力,任你有足以毁灭整个地球的核弹,在小小病毒面前都毫无用武之地。病毒在告诉人类:谦卑吧,别和大自然过不去。其实,这也不是大自然首次在向人类发出警告,只是我们人类是骄傲和善忘的动物,本性难移,总是在每一次的教训过后,好了疮疤忘了疼。

官宣:武汉4月8日零时起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

  1月23日10时,武汉“封城”,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时隔两个月,武汉终于要迎来“解封”的日子了。据央视新闻报道,3月24日,湖北省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宣布从25日零时起,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鄂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

疫境语用情意浓

  2019冠状病毒疾病蔓延,肆虐全球。世界卫生组织3月21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世界报告病例的国家和地区已有184个,确诊病例累计26万7013例,死亡病例1万1201例。

  除中国外,意大利疫情最严重,3月21日公布的确诊病例为5万3578例,单日病亡793例,累计死亡4825例,超过中国以外所有国家或地区病亡总数的一半,病亡率高达9%。

  身处疫境,无论哪个国家和地区,无不人人自危、人心惶惶,连人性也变得脆弱、敏感起来,因而人与人之间相互沟通时,态度友善,好言好语,益显重要。话语务必亲切中听入耳,切莫刺激伤害他人。衡量话语是否中听的尺度是什么呢?得体。

珍惜最珍贵的“免费”

  突如其来的2019冠状病毒疫情已肆虐两月有余,消毒、封城、隔离、停飞等措施,还有不断刷新的数字让大家神经紧绷,持续处在一种焦虑的心理状态。对于习惯了规律生活的人来说,日子仿佛在刹那间按下了暂停键。

  此时,许多人特别想念户外的新鲜空气、暖阳、亲友、运动。这些平时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此时却弥足珍贵。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个世界上,许多司空见惯、自然而然的东西才真正无价。

中国为西方赢得时间,西方却浪费了它

  在中国,自1月下旬起开始实行的大规模封闭管理让所有居民——甚至包括那些远离疫情中心武汉的居民,他们都在面对一场全球卫生危机。

  一位中国公民在网上描述了1月底时他出国过程中的所见:“我在北京的登机过程是对这场危机的最后提醒:需要经过两次强制体温检测,填写一份电子版的健康声明,并在声明中提供一个电子邮件地址和两个联系电话。但当飞机快要到达伦敦时,我开始有了一种幻梦般的感觉。航空公司发给乘客一张廉价打印的纸张,上面只建议我们在感到不适时拨打常规的国民健康服务系统(National Health Service)热线。落地之后,没有对入境者进行体温检测,也无需填写健康声明,这意味着如果乘客中有人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话,英国官员将无法追踪我们。我们只是走下飞机,摘下口罩,然后消失在城市之中。”

方方和六六的日记

  武汉作家方方写了不少武汉疫情的文章,我浏览了几篇,关注得不多。一方面是她记录的那些细微感人的真实细节网络上有很多,只要有时间刷屏,总是有一些普通人的点滴在感动你,让你流泪,让你心碎,又让你振奋。

  另一方面感觉悲愤的情绪太浓烈了,我似乎已经麻木,不用方方如此循证就能推断出事情发展的基本逻辑,所谓见怪不怪,而带有太多个人情绪的文章,让人读起来有时候不舒服,会适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