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严肃讨论“美国崩溃论”了

  早在2020年初,美国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糟糕状况还不像今天这么严重,有识之士就已经对它产生了强烈的信心动摇。比如,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史蒂芬.M.沃尔特(Stephen M.Walt)在《外交政策》网站发表的文章,就担忧“美国能力之死”。

  事实上,作为世界上最发达最强大的唯一超级大国,美国今天却成为全球冠病感染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失败国家”,这让人震惊。但其实,这并非偶然,真正洞察美国国家走势的人会发现,这原本并不值得惊讶。因为,在此之前,美国的无能表现早就已经劣迹斑斑,只不过人们容易忽视而已。

  比如,九一一恐怖袭击打破了美国本土安全的神话,而拥有全球最强大情报能力的小布什政府事先并未察觉;2008年美国企业引爆的金融危机拖累了全世界,而美国并未能对此承担起应有的责任;美国悍然侵入伊拉克却根本找不到它所宣称的化学武器,后来又推动西亚北非的系列巨变,却至今收拾不了那里的乱局,叙利亚难民的惨况让全世界人民看到了美国的伪善;美国的大型公司如安然公司、波音公司等屡屡暴露出严重的财务丑闻,凸显美国的市场和法治体系并非完善、政府监管常常失明。

  美国在应对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和2017年玛丽亚飓风,以及森林火灾等紧急情况时笨拙低效,完全不像最发达国家的表现;美国挑动乌克兰走向对抗俄罗斯的最前沿,却无力阻止俄罗斯吞下克里米亚;美国的犯罪居高不下,枪支泛滥带来的凶杀案频发而无力修法遏制;种族歧视现象依然根深蒂固,“黑命贵”抗议示威蔓延各地;美国的政府多次因为缺钱而关门,债台高筑而无力缓解;美国的航天飞机已经停飞,甚至需要借助俄罗斯的飞船才能重返国际太空站,在5G等领域已经被中国赶超,只能不顾脸面动用政治手段打压别国先进企业等等。

  上述这些重大失败,都是近30年内发生的。任何人都不应该否认,美国依然有许许多多领先全球的地方,但是它的失败无能确实已经频频暴露。直到今天,它在应对冠病疫情方面造成巨大国民伤亡、堪称一败涂地,它最引以为傲的所谓民主制度也闹出笑话,特朗普称之为最大的选举舞弊。

  作为超级大国,如果只是发生一两次重大失误,那或许可以说是偶然现象,但如此多的失败密集发生,就一定反映了某些规律性、趋势性的东西。实际上,这是因为美国已经同步陷入了“空洞化”和“黑洞化”的帝国黄昏。

  所谓空洞化,是指美国的综合实力和治理能力正在快速地贫血、透支而变得外强中干、陷入空洞。上述一系列的重大挫败,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暴露了美国的实力和能力都已经疲态尽露、日益空洞。

  面对这些挫败,美国最终只能依赖它从二战以来积攒的霸权优势来弥补,一是利用铸币权等经济霸权,来向其他国家攫取财富、转嫁危机。这使得美国能够把金融危机等自身造成的巨大损失分摊给世界各国,能够继续维持其巨额国债等。二是利用航空母舰等军事霸权,以及以军事霸权为支撑的外交霸权、司法霸权等,来强行攫取美国利益,比如美国频繁地对外用兵或者炫耀武力,通过司法讹诈摧毁法国最大电力企业阿尔斯通、并试图如法炮制对付中国华为等等。

  然而,无论是动用经济霸权还是军事霸权,最终都会导致美国自身形成路径依赖,不能解决自身存在的真正问题而饮鸩止渴,反而会加剧美国的空洞化。

  比如,经济霸权的频繁使用,就将使得美国不可能真正地重新振兴其实体产业,因为,对于一届任期只有四年的政客来说,动用经济霸权比老老实实振兴实体经济要容易得多。对军事霸权的倚重,也会使得美国国库支出和经济发展都严重向军工集团倾斜,庞大的军事支出也终将不断透支美国的国力,加剧其实力空洞。

  空洞化的背后,是“黑洞化”。实际上,经济霸权和军事霸权等交织,尾大不掉,已经成为磁吸美国其他社会和产业活力的黑洞,而更厉害的还是在这背后,大资本家们勾结形成的超级既得利益集团,从根本上控制着美国的国家机器,形成更加深不可测而力大无穷的黑洞。

  现在,就连美国人自己都在猜测,在白宫之后,还有一个真正左右美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的“深层政府”,真实存在却看不见、摸不着,正如天文学上的黑洞一般神秘可怕。

  黑洞的存在,使得美国很难做出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因此也走不出日益僵化的泥沼。可以说,任何的美国总统,其实都不过是这个“深层政府”的代言人而已。即使特朗普获得的选票创造了新纪录,也确实看到了此次美国大选的种种非正常现象,但美国的“深层政府”也不会容许他乱来。

  资本和权力交织成的黑洞,吸引着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等都围绕着它转,难以容忍任何真正的脱序行为,包括任何意义上触及大资本根本利益的改革。

  空洞化和黑洞化有可能扭转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从根本上来讲,美国是已经极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私有制大资本追逐利润的本性,促使它们势必把自身利益凌驾于美国全民利益之上,国家机器本身也只是它们用来维护、巩固和攫取更多利益的工具。资本会不遗余力地利用国家机器,来搜刮国民乃至全世界的财富,一旦美国的国家机器真正“能力已死”,那么抛弃就是。

  历史上,私有制的统治者,总是难免把国家机器作为攫取自身利益的工具,因此都会导致国家机器由于过度搜刮社会财富而陷入僵化、腐化,最终崩溃,所以古今中外国家兴衰循环的历史总是重复上演。美国的大资本家们也必将如此,难逃铁律。正是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的衰落和走向崩溃才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只不过有速度的快慢而已。

  诚然,美国依然十分强大,也仍旧有诸多值得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学习借鉴的文明成就,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它也依然具有相当的自我修复能力,但不管什么样的修复,都只能是回光返照,都改变不了美国的崩溃趋势。

  可以说,由于美国依然是唯一超级大国,现在世界各国只怕还很少认真考虑“美国崩溃”的问题,但“美国崩溃”也许会比人们预料的还来得快,那时候,如果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国缺乏准备,就会面对一个更加混乱无序的时代。

  世界上不可能有永不衰落的超级霸权,美国衰落和崩溃不可避免,是时候讨论“美国崩溃论”的时候了。因为,世界需要为一个美国不再能够领导、甚至反而成为崩溃者、破坏者的时代,未雨绸缪,正如此次全球经济被美国疫情失控拖累所揭示的这样。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