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思中迎接佳节

  今年12月是武汉市暴发冠病一周年。经过全人类一整年的抗病作战,我们仍看不到这场大流行的终结之期。作为一个世纪来最严重的全球性大流行,世界各国未能携手抗疫,而是各有各的做法。尽管有世界卫生组织,但因为地缘政治作祟和大国博弈,它未能发挥更有效的作用,带领全球协同抗疫。

  一些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采用让人们自然染病建立免疫力的群体免疫办法,依靠国民自制力或甚至抱持季节变更后病毒就会自动消失的侥幸心理。然而一年来的发展显示,这种放任的做法没能取得多大成效。例如瑞典“佛系防疫”将近一年后,累计超过39万起确诊病例和8000多起死亡病例,是北欧五国最高,所以瑞典政府近期决定收紧管制,呼吁民众戴口罩、少出门,鼓励人们尽可能居家办公,公共场所实施人流限制措施。

  一些国家如美国因为崇尚个人自由,政府的失责或抗疫过程中摆脱不了政治化干扰,以致成了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世人难以想象,世界最强大、最发达的美国,在冠病面前束手无策。

  一些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东亚,因为受过沙斯疫情的洗礼,很早就开始谨慎抗疫。中国是最先暴发疫情的国家,却也是抗疫最成功的国家之一。不过,冠病确实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像日本、韩国、香港、澳大利亚等,尽管疫情初期抗疫有成效,但因为放松太快、抗疫疲劳等因素,疫情一直反反复复。

  尽管处于21世纪,但在冠病面前,人类社会仍须靠古老的方式抗疫——戴口罩、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勤洗手、隔离、封关锁国等等。这种抗疫措施对经济活动的伤害很大,许多国家无法承受经济放缓,疫情稍微缓和就急着放松管制,结果疫情卷土重来,又被迫重新收紧。在这种一紧一松的循环之中,经济活动欲振乏力。这是比过去金融危机更艰难的困境。

  人类所要面对的最严峻挑战可能还不是冠病疫情,而是气候变化。事实上,科学家至今无法确切知道冠病的来源,但合理猜测罪魁祸首也许是气候变化。全球暖化引发气候灾难,林火夺走野生动物栖息地,增加人类与野生动物接触的概率,所以不能排除病毒从野生动物传染人类的可能性。全球暖化也将导致冰川冰原融化,可能释放冰封已久的远古未知病原体;更可怕的是海平面上升,威胁全球沿海城市和人口的生存。

  应对气候变化非常紧迫,希望所有国家能落实对《巴黎气候协定》所作的承诺;同时从冠病疫情中汲取教训,建立一套更加行之有效的公共品,确保世界在面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时,能够保持协同步伐,让发展中国家和贫穷国家不会严重掉队。

  其他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一旦过快放松,疫情反扑之势会很猛烈,社会的承受力则会大不如前。

  今天是圣诞节,我们应该和家人一起过节,但别忘了病毒还未完全消灭,欢庆佳节之余,必须保持警觉性,以家人的健康安全为先。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