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和六六的日记

  武汉作家方方写了不少武汉疫情的文章,我浏览了几篇,关注得不多。一方面是她记录的那些细微感人的真实细节网络上有很多,只要有时间刷屏,总是有一些普通人的点滴在感动你,让你流泪,让你心碎,又让你振奋。

  另一方面感觉悲愤的情绪太浓烈了,我似乎已经麻木,不用方方如此循证就能推断出事情发展的基本逻辑,所谓见怪不怪,而带有太多个人情绪的文章,让人读起来有时候不舒服,会适得其反。

  方方的日记引起了不少争议,褒贬不一,觉得她正能量少了,只看阴暗面。我内心是支持方方的,她的情绪是爱之切,侧重点不同,记录美好的人太多了,总得有人去揭开真相,她不过是指出皇帝新装的那个小孩,只是说出来就可以,不要过多的评论,尤其是咬牙切齿的。

  方方似乎在改变,最近的几篇文章感觉平和多了,应广大不同意见者的要求加了一些表扬。其实这些表扬网络上也很多,加进来就是告诉反对者,这些我也看到了、记录了,反而是情绪平和让人舒服了很多。写《财新》采访香港传染病学专家袁国勇、写中国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的追问,就让人越来越看到真相,真相其实就在那里,就看你想不想努力了解,并把它说出来。因为有很多信息在混淆视听,即便是真相,也要有理有据有人说。

  六六的日记我是认真看了,她写道:武汉的社区工作人员特别的忙,大伯哥忙工作和婆婆住同一小区一个多月没有见,婆婆一个月没见荤,忍不住给六六要肉。六六写了武汉物资的充足,又写了婆婆一个月没有吃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高级黑”,当然六六更多的是赞美社区干部的不易与努力,这我完全同意,被封城的武汉人所遭受的难以想象,各级工作人员更是如此,不仅仅是理解,应该向他们致敬。

  但其实大家需要的不是武汉物资充足的豪言壮语,而是武汉目前确实做不到的真实状态,封城后的武汉肯定是一地鸡毛,告诉大家真相,让武汉人,让全国人民了解武汉人的奉献与不易,反而比做不到还要夸海口更容易得到理解。真相最具有说服力。

  《蜗居》作者六六的日记同样有不少质疑声,六六坚持:“我只写我看到的,你行你来。”这是六六几篇日记里的一个主要论点,振振有词。

  其实,“我写我看的”,表达的是我不想掺杂个人感情,我希望记录客观,我只记录不做“美颜”,这确实很好,但“我写我看的,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自由、随机采访,我努力探求真相,我所获得的信息不被干扰,没有经过加工”,这样才客观。

  如果都是甲方安排好的线路、地点、人物,难免让人诟病,会不会看到的就是袁国勇说的“示范单位”?会不会所有的回答都好像是事先准备好的?如果这样我看到什么写什么,会不会就是和前两批去武汉的专家一样“可防可控”“人不传人”,因为我确实只看到了这些,我有什么错吗?装聋作哑就不要理直气壮。

  “摆拍”好的真相,即便没有“美颜”,也是假象,也可能南辕北辙,离题万里。

  方方如同鲁迅,投出的是匕首,六六似张爱玲,国难中也有风花雪月。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