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病毒为害甚于冠状病毒

  “政治病毒”,是为了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在冠状病毒课题上刻意歪曲或扭曲事实,虚构故事,制造阴谋论,或是污名化他人的政治现象。

  谁也没想到冠病会在迅速蔓延全球之余,也在国际上引发政治病毒的大流行,致使很多人既被病毒感染,也成了病毒散播者。当中有不少是政治人物和媒体人。比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被中国人封为散播政治病毒的“头号病人”。

冠病疫情与制度之争的谬误

  2019冠状病毒疾病在全球的扩散,和各国政府抗疫成绩的巨大差异,引发了新一波中西制度之争。

  先是西方媒体批评和指责中国的制度,认为是中国的“专制”制度,造成了地方政府对病毒信息的隐瞒,才导致后来的大规模扩散;很多西方媒体也认为冠状病毒是中共的“切尔诺贝利事件”,最终会导致中共的垮台。等到中国成功有效地控制住病毒的扩散,严防病毒再次回来,同时不仅恢复经济,而且向世界各国提供医疗救助物品,轮到中国媒体批评和指责西方体制。

  令人惊奇的是,和西方媒体一样,中国媒体也强调体制的作用,认为西方政府抗疫不力是因为西方的民主体制;而中国政府成功抗疫则是因为中国的“举国体制”之故。

李国庆“脑洞大开”夺印 产权保护能扛住吗?

  万万没有想到宫斗剧才有的场景,居然出现在现实中。一度被排挤出门的当当网的创始人李国庆,带着自己的5名彪形大汉,就在当当公司里面如入无人之境,抢走了40多枚公章,并宣布自己已经投票成为新的董事长。画面实在太清奇,情节实在太狗血。俞渝控制的当当公司已经宣布报警,并且对40多枚公章已经挂失,坚决不承认所谓选出来的“新董事长”。

从“不信邪”到海盗式抢口罩

  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迅速传播,让很多政府因为无法应对或进退失据而大出洋相。名列榜首的应数美国,尤其是总统特朗普本人。因为他的“不信邪”,藐视科学和狂妄自大,致使美国延误了大好的防范时机。现在“疫”发不可收拾,成了全世界的“震中”,染病和死亡人数与日俱增。

  美国许多病患的处境令人同情,尤其是疫情最为严重的纽约州(这个州属于民主党),医院人手不足,医疗设备匮缺,州长一再发出求助呼吁,但都得不到足够的援助。时至今日,纽约仍然是美国疫情的震中,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占全国首位。

一“疫”知秋

  冠状病毒疫情对各国政治经济和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可以从四方面来讨论。

  一是疫情从东向西发展。虽然仍有反复的可能,但中国疫情已经大体受控。

  特朗普日前称美国在一两个月内进行140万和500万次检测,由于一些人必须多次检测才能确诊,而目前被检测人口比率低,估计实际病患人数比已确诊的10万人要多;而且疫情高峰远未到来,冠病疫情对美国冲击会大于其他国家。

戴口罩、外籍人士与一视同仁

  在中国国内防控疫情的“弦”仍紧绷的情况下,陕西西安出现外籍男子不戴口罩、又抗拒防控管理的消息,或多或少会影响民众心理,进而不排除会使“厌外氛围”潜滋暗长——至少网络上会如此。

  此事发生于3月29日。有目击者说,当时一位外籍男子要进入陕西省西安市南飞鸿广场,因为没戴口罩被楼管拦下。按照当地警方后来说法,他其实是要进入租住小区。他应该在出门时未戴口罩,物业人员并未劝阻或提醒;而在他回租住地时,物业人员却加以阻拦(或许在他外出期间大门口换人了)。

不忘却过往更希冀未来

  寒冬刚过,清明已至。

  今年的春天格外漫长。一场看不见硝烟、听不见炮声的特殊战斗意外打响,安宁祥和的生活被突然打破,人们被迫全民迎战、举国出征,布阵国家防线,筑起城乡屏障,捍卫家庭堡垒。

  夺命的病毒面前,是部署周密的应急大作战,是气壮山河的生命大救援,是团结互助的全民大动员……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一曲生命的赞歌在祖国大地回荡、在人们心中回响。

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废止,几家欢喜几家愁?

  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正式被废止,充分体现了人权的进步,充分说明了市场化经济下更加注重法律的体现。

  这一纸手令废除,几家欢喜几家愁?

  我们相信有很多城市,这收容教育办法基本上都是名存实亡,你见过有哪个城市真正这么做的?即便是有很多主流媒体披露的,遇到卖淫嫖娼的也仅仅是罚款,或者是几天的行政拘留而已。

罗永浩直播带货,3小时销售额破1.1亿,我却啥也没买

  4月1日晚,虽然是愚人节,但“老罗”罗永浩在抖音的带货直播确确实实在8点准时开播了。等等,说好的再次定义8点钟呢?

  说起罗永浩的“相声”,各种“名场面”还是历历在目,理解万岁、你吵到我用TNT了……每次都有让网友们津津乐道的地方。

“口罩制造” 疯狂之后怎么办?

  中国在疫情下意外红火的行业,莫过于“口罩制造”。

  来自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8日,中国共有4万7000家经营范围包括口罩且在正常经营的企业,其中有8950家是在1月25日疫情开始暴发后新增的。

  市场是资源配置的决定因素。疫情暴发之初,口罩市场严重供应不足,一度出现疯抢的局面。精明的商家瞧准了这一商机,紧急启动口罩生产。